深陷月亮.。oO(♡

这是我全力以赴的结果.💭

浇花 🌸










安迪家阳台上的双色杜鹃开花了。终日里,妖娆的红色与雅洁的白色争艳。静静的阳台显得热闹起来。








小包子看着妈妈提着喷壶,哼着歌给花儿浇水。她在看到花儿的时候,眼里荡漾着笑,她相信花儿们能读懂她的好感,她还相信花儿会在她的笑容里开的更欢——她用清水,微笑和歌声来浇灌她和包子种下的花。








小包子也学着妈妈的样子,一边喊着在厨房里烹饪的爸爸,一边拎了喷壶来给花儿浇水——嘿!小小的一个男孩子,竟也如此懂得怜香!一定是像了他爸!安迪笑着在心里想。







一天,安迪仔细端详她的花儿,发现植株的旁侧生长着记住杂草。她笑了,对旁边的包子说:“几天没搭理他们,偷偷长这么高了?想跟我的杜鹃抢春光啊!”边说,俯下身子,拔出了那几根杂草。







小包同学放学回到家,兴冲冲的拎了喷壶,又要给花儿浇水。但他跑到阳台上,却忍不住哭起来:“妈妈,妈妈,我的花儿哪里去了?”







听到哭闹,安迪一愣,心想莫非杜鹃插翅飞走了?待她跑来,却发现杜鹃举着笑脸,开的好好的,安迪于是说:“儿子,这花不是在这吗?”






包奕凡闻声也走过来,:“儿子,怎么了?”






小包子却哭的更厉害了,:“呜呜……那是你和爸爸的花!我的花没有了!”






安迪看见儿子绝望的指着原先长草的地方,顿时就明白了。说:“儿子,那哪是花啊!”







“对啊,那是草,是妨碍花儿生长的草!妈妈把它拔掉了!”包子抱起儿子,解释道。







不想儿子却说:“我天天浇我的花,他都开了两朵了,呜呜……”









包奕凡疑惑的把那几株草从垃圾桶里翻出来,发现那蔫蔫的叫不上来名字的植物确实开着两朵比叶片颜色稍浅的绿色小花。








安迪心想,原来这样不起眼的植物在孩子心中也是花,她的心温柔的动了一下,俯下身来抱起孩子。






“对不起,妈妈不应该拔掉你的花,儿子,你真可爱,妈妈要替这两朵小花好好谢谢你,谢谢你眼里有他们,谢谢你一直为他们浇水,妈妈还要替妈妈的花儿谢谢你,因为你在为你的花儿浇水时,妈妈的花儿也沾了光!”







“好了,误会解决了,怎么样,儿子,为了奖励你,爸爸带你去吃大餐好不好?想吃什么,尽管说,妈妈买单!”







——







晚上,安迪和包子开着小夜灯,抱在一起聊天,他们惊奇的发现,这个世界上被忽略的花儿可真多!柳树把自己的花儿编成一个个绿色的小穗,杨树用褐色的花儿模拟虫子逗人,狗尾巴草的花儿就是那毛茸茸的一条狗尾巴!






上帝爱他的花园!






忽然,一个温热的唇贴上来,“既然儿子这么喜欢花儿,那我们在生一个小花儿,好不好?”






嗒的一声,夜灯被关了,柔柔的月光透过层层白纱照进来。






“唔……喂!包子,你慢点!嘿……”






🌸花开时节动京城……


扑倒.




晚饭后,包奕凡盯着在桌前认真工作的安迪,不由得吞了吞口水。





包奕凡:“哎,我说亲爱的,你那么会推导公式,为什么从来不推倒我呢?不是吧,我这么没有吸引力?”



安迪:(白眼+甜笑)“明明每次我都还来不及做什么,你就已经饿虎扑食,狼吞虎咽,胡吃海塞,吃抹干净~”




包奕凡:“呦,最近成语进步不小啊!但你知不知道,还有一个成语叫-囫囵吞枣,你这每天让我望梅止渴,长久以往,实属下策!我觉得,深度学习效果回更好!”



过后,自然是“扬汤止沸,抱薪救火”……







-ps.主旨:学好语文很重要,积累成语从现在开始!

离·歉





“在我三十一岁的光景里,曾有一段时期令现在的我常常回想——回头走过去,重新站在哪里,也许,我会记得不一样的东西,但是我知道,生命是不断向前的洪流,我们无法后退……”


安包·四季都浪漫💕





——整颗心都塌陷下去,又酸又软,无以复加……







“包奕凡,我们是不是朋友?”他来找她,在走廊喊住她,她决定循序渐进,展开话题。






面前的男人站直身子,高出安迪半头,他不说话,视线看向她。






“昨天……”






包奕凡的眉头越皱越深,长腿迈了一步就到了她的面前,安迪下意识地退了一步,背靠在墙上。






“朋友?我什么时候说过我们是朋友?”他一开口,就将她想说的话全部堵住,边说边将她的手自身前拉开,抵在大腿边的墙上,接着道“如果你真的把我当朋友,就不会做出这种防御和抗拒的姿态。安迪,我在你心中到底是什么?”






安迪被他按住,动弹不得,心里急躁,嘴里说道:“就是因为你老是这个样子,做什么事都毫无预兆,你说我怎么能不抗拒?这样对朋友,是不对的!包奕凡,你放开我,你力气大不需要在我这里证明!”






他看见她红润的双唇一张一合,话语句句戳心,只觉得一股气血涌到头顶,把脸庞凑过去 在她耳边咬牙切道:“到底是谁做事毫无预兆,随心所欲?”






最最最毫无预兆,随心所欲的那个人,明明是她自己!






他的气息喷在她的脸颊上,阵阵温热,他的眼眸近在咫尺,黝黑的瞳仁里映出她的影子,她的心砰砰直跳,面红耳赤,想要将头扭到一边,避开他灼热的视线,却被他牢牢固定住。






“放手!”




“不放!”






她抬脚想向他小腿踢去,却被他机敏的察觉,用膝盖抵住,这下他的身子更加和她严丝合缝,他本就高大挺拔,像一堵厚实的墙压了过来,她有些喘不上气。






“你到底想干嘛?”






包奕凡只想将她这张喋喋不休的小嘴赌起来,无奈这会手脚都有事在忙,便一口啃了过去……






他的吻和他的人一样来势汹汹,开始的时候撞上了她的牙齿,磕的生疼,不过也仅仅几秒,疼痛变成奇异的快感。






也许这种事根本不用学。






他在亲她?他为什么亲她?她们明明在争执啊……






安迪十分惊愕,可是容不得她思考,他的吻渐渐变得缠绵起来。






她的气息被憋在胸腔里,全身微微战栗,眼眸情不自禁的闭上,那些抱怨的话也都抛在九霄云外。






她是喜欢他的,这份喜欢被动的埋藏在心里,被他炙热的吻勾了出来,他已经将禁锢她的手放开,若是有一丝理智残存,她应该狠狠将他推开才是。






安迪想,让理智见鬼去吧!






她的手向上攀升,缠绕在他的脑后,这个明显的鼓励动作让包奕凡越发肆无忌惮起来,他将她半抱着,搀扶着她后腰的手因为兴奋,紧紧揪住她的衣服。






……






直到走廊上传来一声尖锐的口哨,她的意识才重新回归体内,身体软软的像一滩水,头深深的埋在他宽阔的胸膛里。





包奕凡狠狠瞪一眼路过的小青年。





后者被他的气势唬的愣了下,反应过来后,嘟囔了一句“要亲热身后有的是房间,在走廊里挡什么道啊!”






安迪羞的脸像红番茄似的,捂住他的嘴,一把将他拖进客房……






﹉﹉﹉﹉﹉﹉﹉﹉﹉﹉ˇ




后来……






那天晚上,他向她求婚后,将她拥在怀中,性感的声音低低的在她敏感的耳后说“晚上……”






安迪到底还是女孩子心气,忽的就想到之前在酒店走廊上的那个吻,脸绯红起来。





反正四下灯光昏暗,也看不太清,她脸皮跟着厚起来,瞪了他一眼:“学费付了,便宜占了,我可什么也没学到!”






“是你自己不学的,要不,我给您补偿回来?”他伸手勾起她的下巴,嘿嘿一笑,“怎样啊?”






安迪赶紧扭头。这人,活脱脱变成个调情高手了~






“流氓!”她啐了口。






“亲爱的,你可别给我乱扣帽子。你没听过那句话吗?荷尔蒙决定一见钟情,多巴胺决定天长地久,肾上腺决定出不出手,自尊心决定谁先开口。我的荷尔蒙不但对你一见钟情,这多巴胺和肾上腺也为你卯足了劲,我可管不了他们!”






“呸!”






“呸什么!天仙配?你终于意识到我们是绝配了~”






安迪投降了,无论是体力之战还是口舌之争她都败下阵来。






原本提心吊胆的惶恐在他的胡搅蛮缠之下消失的无影无踪。






安迪突然就意识到,他其实早就意识到她的不安了吧?






他那么懂得看透人心,所以这样不着痕迹的安慰。






她反应过来后,顿时整颗心都塌陷下去又酸有暖,无以复加。






安迪反过来勾住他的脖子,他的个子高,她不得不踮起脚,凑过去,吧唧一口,亲在他脸上。






这个主动的吻显然让包奕凡一时懵了,鼻息间全是她的味道,淡淡的,像雨后的茉莉花香。






她笑了,这家伙完全是纸老虎嘛!自尊心决定谁先“开口”?管它呢,这个“口”开了,覆水难收。






他反应过来,伸手将她抱紧,头低下来,像安装了雷达探测器,准确无误的落在她的唇上……






当桌上的蜡烛燃尽时,卧室里仍然是一世春光无限,果然,相爱的人在一起,一定是这般灿烂夺目!







﹉﹉﹉﹉﹉﹉﹉﹉ˇ




再后来,两人有了小粒粒,包兄说,为什么小公主叫粒粒呢?因为,“粒粒皆辛苦”嘛!




安包·那句表白💕


——可是这一切,似乎太迟了……


不是外人!不是外人!不是外人?……


     这句话在安迪脑袋里无限循环。他们什么时候不是外人了?


“好。”

     梁缘可将手里的茶杯轻轻放在桌子上,目不转睛地看着包奕凡,微微一笑,唇角荡漾着不一样的笑容:“亦凡,我准备暂时息影了。你也知道,我本是爱好,对这些俗世虚名也没多少留恋,你曾说过,若到而立之年,你未婚,我未嫁,便给我一个机会,这些年,你是知道我的感情的,现在,我就想问问你,这话还作数不?”


     美女开口表白了。她说的不留一丝回旋的余地。安迪手里的餐巾纸不知不觉飘落到地上。她没想到,这个外表美艳的女孩居然如此直截了当,包奕凡把她留在这里,是想要她见证她们的爱情吗?


     她瞬间觉得自己卑微到了尘埃里。心不自觉的抽了一下,她扭头看向包奕凡。

     原来,她对他,不知不觉间,竟产生了连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好感?而这份好感此刻被梁缘可的表白激发出来了,可是时机完全不对啊!


     眼见包奕凡薄唇轻启,就要作答,安迪不知怎的,脑袋一热,站起身来,大声说道:“你做人怎么这样!四处留情!你不是说过要对我负责吗?”


安迪在包奕凡即将回答梁缘可的表白是,“咻”地站起来。


梁缘可满脸深情款款和期待,整个人像一颗发光夺目的宝石,而包奕凡……


那画面太美,她不忍心看。


她很想像自己心里想的那样,武力值爆棚,头脑一热将心意肆无忌惮的说出来,然而事实是那番话只是在她心里狂风呼啸的走了一遭。


将脑海里的画面剔除掉,真实的场景是她站起身来,避开包奕凡的目光,说了一句:“你们好好聊,我先走了”,便一把拉开包间的门,头也不回的落荒而逃。


没有谁比她更清楚,她要真的把心里话说出来,也是在太不要脸……相识的这些时日里,她已屡次拖他的后腿。做人总要讲良心她甚至连像梁缘可那样说表白话的资格都没有————她在一开始就做好打算不掺和他的任何事情。


包奕凡与她无关…………她不是早就把他撇开了吗?


安迪靠在酒店餐厅走廊的墙上,将脸紧贴着冷冰冰的大理石立面,深深吸了一口气,心里这才好受些。


也许随着包奕凡在她身边的日子一点点增加,她对他的感情也不知不觉的产生了变化,直到今天,被梁缘可的表白激发出来。

她的心思百转千回,最终还是选择将那份喜欢深深的埋在心底。

人终究不是机器,只要按下按钮,任何时候说停止就能停止。此刻安迪好想自己变成机器人,关上操纵杆,就能不看不听不想……


他们终归遇见的时间不对。她叹了口气,所谓爱情就是在对的时间遇到对的人。

他会在危险时挺身而出,会在她需要他时,给予她力量。


喜欢就这样悄然而生,原来爱情没什么标准可言,只要心动,他的一切都可以成为她的标准。


可是这一切,似乎太迟了。

﹎﹎﹎﹎﹎﹎﹎﹎﹎﹎﹎﹎

明日待续,祝食用愉快啊!

安包·那个女人💕

——她不是外人,有些话当面说也是可以的……

     南通市君豪酒店。


     大堂的地毯典雅绵软,几盏巨大的水晶灯照的灯火通明。不是入住高峰,倒也没几个人。因为住在三楼,安迪懒的等电梯,一路顺着楼梯往下走。却在一个拐角看见包奕凡熟悉的身影。他办完事了?速度还挺快,刚想上前招呼一声,却见他对面站着以为娉婷女子,笑脸盈盈,眼带秋水,轻声慢语和他正说着话。


     出于礼貌,安迪脚步顿下来。只是这名女子越看越眼熟,她皱着眉头仔细思索一番,突然想起来,这就是最近突然走红的明星梁缘可。盛煊的不少员工都是她的粉丝,茶水间里也少不了有关她的话题。她,像是精雕细琢的工笔画,每一笔都是造物主偏心的恩赐。


     看他们说话的样子,似乎很熟稔,然后她居然伸出了纤纤素手,落在了包子上臂弯处。看见他们转头,安迪非常尴尬,但是想转身扭头已经来不及,她挤出笑容来,装作不经意的走了过去。


     包奕凡见到是她,停下脚步。身旁的那位自然也跟着驻足。


     真的,同为女性,安迪也不由觉得视觉上得到了享受,只是不知怎的,那白皙的胳膊搭在他的臂弯上,看起来好碍眼啊。


“亦凡,这位是……”声音及其温柔。

“我的合作伙伴,高智商海归精英——安迪。”

“嗨,我是梁缘可,我和亦凡准备去用餐。”虽然这样客气说明,但绝无半分邀请之意。

安迪虽有不快,却也表现的落落大方,“你好,安迪。”

     打完招呼,安迪正准备转身离去,胳膊却被包奕凡拉住,他往前两步,眉头微微一皱,低声说“既然碰见了,就一起吃吧。”身边女士的手脱落下去,终于不再碍眼。


     呃!这是主动邀请她当一枚电灯泡吗?安迪瞧了眼梁缘可,后者表情淡淡的,不置可否,眼神却有一抹诧异。


“呃,我不饿,刚点了餐,一会儿就送去房间了。”

“就当是你回上海前这次项目谈成的庆功宴。”


二楼西餐厅。


     席间,梁缘可颇为殷勤的给他布菜,似乎很是了解她的胃口,看上去修养良好。但她似乎有些话要对他说,又碍于有别人在场,始终没有开口。


     倒是安迪,饱餐一顿,不去想刚才发生的事情,包奕凡细心为她倒了红酒,为她夹她爱吃的“大荤”,为她介绍特色菜品。


     终于酒足饭饱,梁缘可手执一盏清茶,眼神虽温婉,口气却不容置疑对安迪道:“安迪小姐,我与亦凡许久未见,难得有此机会,有些话想私下和他聊聊,不知道您方便与否……”


     这是下逐客令了,安迪拿纸巾抹抹嘴巴,刚想起身,却被包奕凡长臂一拉,重新坐下。


     他看向梁缘可,淡淡的说:“她不是外人,有些话当面说并无不可!”

﹏﹏﹏﹏﹏﹏﹏﹏

明日奉上后半部分,祝食用愉快! ฅ

安包·那个吻 💕

——接吻是初次,但我学习能力很强,以后当然也会很熟练。

      安迪像做了一个悠长的梦,再次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下午了。

       她精神有些萎靡,头疼欲裂,喉咙干渴,睁眼环顾四周,却是一个似曾相识的房间,空气里有淡淡的茉莉花的香味,阳光透过雕花的窗棂洒满整个房间。

       她从躺椅上坐起来,躺椅下方露出一个毛茸茸的头。她吓了一跳,定眼看去,原来是小豆包。它伸出舌头舔舔她的手,痒痒的。她不知道为什么此刻对豆包已经不在恐惧,她笑着摸摸它的头,它享受的闭上眼睛。

        她是第二次在这个房间醒来,每次都是先看到豆包。安迪使劲回想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她的记忆停留在国宾国际酒店的地下车库,她将他抱紧,然后还吻了他……她怎么会做那种事,她是疯了吗?想起这个,她的脸红到了脖子根,然后发生了什么,她再无记忆。

       房门在传来轻响后打开了,一张此时此刻她最不想见到的脸露了出来,正是包亦凡!他手里端着一杯蜂蜜百香果花茶朝她走近,安迪假装没事人快速将水杯接过来,咕嘟咕嘟地喝起水来,可是满脸异样的红晕却将她出卖。

      “起来了?脸怎么这么红?”他极自然地伸手去摸她的额头,边摸边道:“体温正常啊!”

        他手指修长,手掌宽大,指节分明,覆盖在她的额头,让人有种说不出的安全感。

         他低头看着她的眼睛,瞧见她躲避的眼神,觉得明白了什么,郑重其事地开口道:“放心吧,我会对你负责的。”

         听闻这句话安迪一口水喷了出来。负责?负什么责?难道她亲了他一口,他就要对她负责?她又不是什么三贞九烈的封建社会大小姐!听不明白眼前这个包总在开什么玩笑!

         包亦凡被她喷了一身水,透明的水渍在他淡蓝色的休闲衫上绽放出一朵朵不规则的花,他眉头一挑,不悦道:“这就是你对救命恩人表示感谢的吗?”

          安迪慌忙摆手道:“哪敢哪敢 我喝太急呛到了,十分抱歉!”

          他一眼就把她的敷衍看穿,接着说:“我说负责,是只对你的安全 你又把脑筋动到什么地方了?”

          安迪顿时面红耳赤,不安的动着手指。他的视线被这双白皙的手吸引过去,她的手搅啊搅 就像撩拨着他心弦,他有种说不出来的烦躁感,很想把她的手抓住,让他不要乱动。但这样唐突的莫名其妙的举动,他最终还是没有做出来。

         他在她身边席地而坐,伸手摸着豆包的脖子。豆包将脑袋在他裤腿边蹭了蹭,说不出的亲昵。

          安迪自小也是很喜欢动物的 可是家里始终没让她养过什么,看着他俩的样子很是羡慕。

          豆包的爪子向她扒拉了几下 她便坐到了它的旁边它受伤的腿,虽然有些犹豫 但还是伸手摸了摸,轻柔的对它道:“还疼吗?”

          豆包呜咽了一下,像听懂了似的将头转而凑近她,居然把头搁在了她的腿上,舒服的趴了下来。

         

           包奕凡冲着它的脑袋一顿乱揉,“喂!你这么快就见异思迁了?”

           安迪赶忙把他的手拨开,“它这会像是困了,你干嘛欺负他!”说完搂着它的脖子慢慢摩挲起来。它舒服的把眼睛眯了起来。

           包奕凡看着她的手这么上下缓慢移动,不知怎的 就想起那个地下车库里,她的手也是这样在他的胸前,脸颊上摸索,一股异样的前所未有的情绪从他心底滋生开来。

            等豆包睡着了,她抬手从躺椅上把靠垫拿下来,把它的脑袋轻轻移到靠垫上,伸了伸发麻的腿,站了起来。

“我该走了。”

她对他说。

“这些日子总来打扰包总,实在不好意思。对了,你能把那个移动硬盘给我吗?”

“不能。”

他回答的干脆利落。

“为什么?”

“我想请你帮我一个忙!”

                                        待续.

安包·那个男人 💕

     今天是2月14日,情人节。


     天色有些暗下来,街道上到处都是甜蜜的气息。安迪低着头叹了口气,把手塞进卡其色的大衣里,紧了紧脖子上淡灰色的针织围巾,用脚下的米白色高跟鞋踢了一颗小石头。别人都是热情似火,相拥相抱的,她可真冷啊!


      橡山公园的草坪上摆放着热气球,白底上无数红星喷绘,还蛮好看的。安迪仰头往上看,两束激光灯在夜空中交织。如果他在这里怎么样?她情不自禁开始假想,他的脸庞出现在她的想象里,他究竟是会说“使用氪气及晶体棒产生激光束通过变频形成可见的绿色光”还是“热空气产生浮力气体的气球是三国时期诸葛亮发明的,原型是孔明灯”?

      安迪想着想着哈哈大笑起来。原来无意间她和他学会了这么多!甚至能将他的语气模仿的惟妙惟肖。


那个男人,除了爱着他,她还崇拜着他。



      有人拍了拍她的肩膀,安迪扭头一看是妆容精致的曲筱绡,笑道:“这么巧,小曲,你没和赵医生约会去?怎么在这里?”

      曲筱绡撇撇嘴,递给她一张票,愤愤道“别提了!被人放了鸽子!嗲赵他也太狠心了吧……不说了,回公司了,再看看文件。这票别浪费了,你没事上去看看呗!哎~本姑娘的花容月貌啊……”

      热气球的升空票,在这情人节的夜晚早已售罄,她刚才还去售票处问了,也不扭捏地接过来,笑道:“这下可便宜我了!”


      热气球缓缓升起来,安迪有些奇怪,因为除了她,没有别人一起升起在星河中。票已售罄是玩笑话吗?不过啊,一个人更好,整个城市的夜空都是她的……站在热气球上俯瞰这座城市,万盏灯火熠熠生辉,让人有了在银河之上的错觉,而头顶丝绒般的夜空中,一轮清冷的孤月宁静致远。安迪不知为何就想起了包亦凡,她低头看看他送的手链。无穷无尽,走不到尽头的感觉是怎样的?如果身边有爱人,那倒一定是场浪漫的旅行!

      她将双手环在唇边,想疯狂一回,放肆大声喊:“我愿陪你到时间尽头……!”



      气球升到最顶端,安迪突然听到噼啪的炸响,然后眼前绽放出的璀璨烟花,仿佛触手可及……


MARRY ME. LOVE YOU AN.!


     她曾在哪里见过这样美丽的烟花?她不去多想,看见他从侧边的门钻了出来。


     “亲爱的,这才是我的礼物,”他在她耳边低吟,“你说的话我都听见了,说话要算数哦!”


他的笑容比群星还要璀璨。

那个男人啊!

让人无法不动心的,可爱的,她的男人!……

                      💕

安包·那次旅行 💕

    “包亦凡,我们认识了四年六个月,可你从来没有对我说过你爱我。”安迪嘟着嘴表示十分不满。

     都说怀孕的女人唯恐天下不乱,包亦凡叹了口气:“我每天都在叫你亲爱的,这还不够吗?”

    “你也那么叫小豆包儿,在你心里,我和狗狗的地位是一样的。”安迪开始胡搅蛮缠。

     包亦凡过去亲昵地抱着她,手自然而然放在她隆起的肚子上。

    “你看,你看,你抱我都不是为了抱我,是为了抱宝宝!”

     包亦凡哈哈笑着:“你们现在共用一个循环系统,宝宝就是你,你就是我的宝宝啊!”

     哼!甜言蜜语总是说不到点子上,她就是想听那三个字嘛!

     终极杀手锏都用上了,她把他扑倒在床上,脱了他的袜子,开始挠他的的脚底板,柳眉倒竖:“你说不说?”

     他捂着肚子在床上打滚,笑得眼泪都快出来了,可又不敢躲闪,无辜的说:“我说过的,是你自己记不起来。”

    “我都记不起来,可见你说得多没有诚意!不行,从今天开始,早中晚各说三次。”

    “好了好了,时间不早了,在不快点,我们就要明天出发了。”

    “这次你要带我去哪里?”安迪摸摸肚子。小宝贝踢得真起劲,和他爹一样精力充沛。

   “上了车你就知道啦!”

   “你就不怕我生在路上吗?”

   “不怕不怕。你怕吗?”

   “你都不怕,我怕什么?”

   
     每一次旅行,都是新的起点。每一次旅行,不定终点。他曾以为她会厌倦这种日子,可她却这样对他说:有相依相偎陪伴的人,无论去哪,都不是漂泊,而是一段爱的旅行。

   
     这世界之大,谁都想不到。这世界也很小,小到只有两个人,便足以抵过万千风景。

  
      她或许忘记了曾经和他共同拥有的那一小段记忆,但她却记住了他每夜在她耳畔低吟的那些话。

   
     第一次见面的时间,第一次接吻的时间,第一次拥抱的时间……这一切他和她都记得清清楚楚,包括那声‘我爱你’。

    
     可是,没关系,时间很长,路也很长,在这个小小的世界里,在这个大大的时间里,每一处脚印,都是一句‘我爱你’……

“亲爱的,我早在娶你那天就说过‘我爱你’了,如果以后有变,我会及时通知你的!”
                  ——后记